临沂市齐煌照明科技有限公司
Linyi QiHuang Lighting Technology Co.,LTD
 
 
 
七月回顾 LED照明行业的“确定与不确定”
发 布 者:qihuang   添 加 时 间:2013-7-26   点 击 次 数:1533   

     是立争做有市场影响力的大企业?是做细分行业里讲究利润的小而美企业?是以做一家最受尊敬的商业榜样为目标?还是一定要成为横扫市场冷面素心的现世枭雄?当前,也许有太多的不确定,但能确定的是我们所处渐趋成熟的时间点,已能为我们的选择提供更多的可能性,并且,有怎样的选择,才有怎样的未来。

  七月流火,七月的照明市场也看点多多,似乎成了一个承上启下的转折点。

  先是欧司朗宣称“单飞”;再是山西省行政村街道亮化工程二十亿大单让九百家企业焦心,“联合体”一度也成了网上热词;经营状况不错的瑞丰也公告扩产并联手TCL;雷士则放话说今年LED营收将超10亿;再看木林森这边在国内做着低价枪手,那边又托举着“光源世家”在台湾热销;各种整合收购和投资也仍是不断,洲明收购,美的复出,勤上入韩,首尔下扬州,各家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,2013年的七月似注定与寂寞无缘。

  从TCL、瑞丰到三安

  先说欧司朗单飞,“我们的全资子公司欧司朗正式告别西门子大家庭,从1919年结缘入股,到1978年全盘接管,我们已和欧司朗结伴走过近一个世纪。但为了彼此更简洁、更专注的明天,我们决定让它单飞。”西门子的官方微博上如此写道。可以看到,欧司朗单独上市后,将可获得更充足的资金和更灵活的组织结构,也预示着欧司朗将加大对中国市场拓展的力度,——没有了西门子的大树依靠,同时也脱离了西门子的“官僚体系”,Osram,天高任鸟飞。

  再来看TCL集团、瑞丰光电与台湾璨圆光电的联手,7月17日,瑞丰光电公告称,三家将共同斥资2亿元,在广东省惠州市成立合资LED公司。

  在笔者看来,成立合资公司或许是以TCL为主导(TCL以货币资金10,200万元出资,占51%):整体看来,上半年背光形势不错(而TCL不及创维和海信的毛利率更高,后两家电视背光模组的自供比例更高),未来照明又将成为TCL主要战略之一,因此此番合作从某种角度似可看作TCL开始整合自己上下游供应链的举措。

  再看三安,七月,与三安有关的新闻一是再获地方政府补贴5000万,一是兆驰5亿大单有意花落三安,再有就是台媒的报道:“中国大陆LED芯片龙头厂商三安光电,总共149台MOCVD,目前已经量产机台已达9成以上,利用率也超过8成。受到大陆地方政府补贴缩水,三安在大陆龙头地位逐渐稳定,2013年三安开始摆脱市场价格破坏者角色,产品价格转趋稳定”,“而大陆二线厂如德豪润达等同样效法祭出砍价抢单策略,虽整体产能利用率仍偏低,且抢不到高阶晶粒订单,但在中低阶产品仍有价格破坏威胁。”

  三安,开始从最初的“挖角者”“价格破坏者”和“获政府补贴者”质疑评说中向支撑产业发展的“大公司”方向蜕变,再加上前一段与下游照明厂商结盟(与珈伟股份合资,总投资超10亿元),并将美国流明收入囊中(求专利),同时再开二期扩张,一系列动作都可看到其向上拉冲的姿态和信心,近期也有一国际大厂声称“去了厦门”,并表示国内芯片企业虽然在大功率上尚未过关,但在中低功率已经有了不错的表现。三安,但愿一路走好。

  而七月,对于参与山西省行政村街道亮化工程(设备及安装)采购项目的九百家企业来说,则可说有如选美般令人激动不安了,结果是共47个包,47家企业中标,中标者,几千万的单子到手尽可偷着乐,下半年不愁了。

  再看,亚明,史福特,联创等名列其中,却不见当地企业如光宇的影子,且“联合体”这个词出现的频率颇多,或许,只有招标者更熟悉这其中的底子,至于如何“联合”在一起,外人是不知的。也有企业高管在自己的微博上索性以“博”明志:我们没有政府关系,也不经营“关系”,在市场上竞争全凭自己的实力,“走着瞧”。

  营收和利润的较量

  “2013,营收会成长、获利仍待考验”,晶元光电董事长李秉杰对2013年LED产业如此评说(且表示晶元光电有望在今年转盈),随着七月一份份中报业绩发出,这一观点被更多印证。

  其中较为抢眼的还是瑞丰,瑞丰光电发布2013年半年度业绩预告,预计2013上半年盈利2387万元–2785万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20%—40%。“2013年上半年,中大尺寸背光市场得益于LED液晶电视的普及同比快速增长,而照明市场亦随着商业照明的爆发和室内照明的启动走出困境,”报告中表示。

  同时,瑞丰光电7月5日公告称,公司拟投入自有资金用1.83亿元于SMDLED扩产项目。

  而增量不增收的企业显然占了“主流”,鸿利光电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0%到30%,净利润同比下降25%到35%。乾照光电上半年营收同比增加10%到20%,净利润同比下降15%到25%。

  相对于中上游企业的利润下降,下游企业则显得较为丰盈,长方照明中报业绩预告显示,公司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.8%到27.3%。

  “价格下半年应该降不了多少,但量一定会倍增。按目前材料和人工,有的价格已触底了,甚至有的企业为抢渠道己在亏本以产品代动渠道建设,”一位照明企业负责人如此说道。

  价格降不了多少,但还是让人担心。飞利浦在7月15日宣布,在台湾推出新一代LED灯泡系列,其7瓦LED灯泡相较于飞利浦去年6瓦LED灯泡价格足足降价2成,下半年,大厂的价格还会再降么?谁说得准。这更好像是楼上的另一只靴子,在扔与不扔之间,让楼上楼下共同享受纠结,或许只是楼下更绷紧了神经。

  而此时国内市场的价格战已愈发鲜明,七月,“木林森”携手贵州玉龙照明发布消息,LED产品特价销售:2W球泡原价5.5元现价5元/只,3W尖泡、拉尾泡原价9元现价8元/只、T5一体化16W25元/支、T8一体化16W30元/支;有人惊呼:这价格都低于电子荧光灯!但这就是中国市场的真实写照,价格,没有最低,并且“十元以上的不见得好,十元以内不见得差,”一位企业笑语道,全在你看不看得懂。

  更有曾力举LED电子商务的一位业内人士拍案惊奇:“没底线了?淘宝led店铺5439家,天猫1358家。3w天花灯8元钱,30天销售3万套,球泡3w7.5元,居然还包邮,吸顶灯8w19元钱,30天销售2万套!”联想到今年夏天最卖座的一部电影《疯狂原始人》,一张四十元的电影票似可网购五个LED灯泡了!是喜?是忧?表情好复杂。

  合纵联横与美的复出

  七月,各种合纵联横的合并收购也继续上演:深桑达A与飞利浦设立LED合资公司,洲明科技收购深圳雷迪奥光电(主营LED舞台显示及显示屏),福日电子拟募资收购迈锐光电92.8%股权。同时,由于看好中国国内市场景气转好,韩系企业也有动作:首尔半导体拟斥资1.5亿美元在扬州建LED厂,新上LED封装项目、高亮度交流LED模组及LED灯具项目。扬州,又添了一份热闹,上中下游算是站成一行。

  七月,美的也卷土重来。在其经销商大会上近200款新品集体亮相,标志着美的再度发起对LED的新一轮冲击。

  与TCL、海尔等进军照明行业的家电大鳄一样,美的照明当时的高调进入在随后一度却变得声音渐低。而对现在的复出,其负责人也表示:“美的照明不会再搞大跃进,宁可走慢一步两步,也不能走错半步。”

  也许对这些年收入上百亿的家电企业来说,进入照明业最不缺的是资金和品牌,最缺的则是懂照明的人才和产品,但长久来看,对照明业将持怎样的战略或说顶层设计更为重要,只为自我配给小赌贻情,还是在照明领域志在必得力拨头筹甚至与国际企业竞争?目前似还看不懂,而仅以收购或代工来奠基自己的江湖地位也并不足够彰其优势。

  跑路者,“不确定与确定”

  最后,在七月发生的跑路事件也不得不说,雄记灯饰厂的数十家供货商,被雄记老板谢映雄以空头支票诈骗的票款多达上千万元,“据供应商介绍,雄记开始的灯具价格还稍微有些理性,以3W的LED球泡灯为例,售价在5元左右,到后来,雄记开出的售价只有3.8元。供应商们合计,这个价格连成本都没法弥补。”

  还有深圳亿光事件,也都颇有代表性,“企业盲目追求利润,过度放纵工程贷款,”比如市场红火时,很多企业即使没有充裕资金支付供应商款项,也都选择了努力扩大生产规模,认为撑过这一时就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”。还有,为了赢得更多的客户放松了自己的销售方式,延长客户的回款时间,之后发生资金链断裂,企业也就面临倒闭了。

  而从整体上看,这也并非一家企业的误区,更像是发生在中国企业中的一种普遍现象,正如地产界王石所说:“应穆勒鲁尼教授邀请,我在多伦多管理学院做题为‘不确定与确定’讲演,其中说道中国房地产泡沫在吹大,什么时候吹破?明天、明年、后年?不确定。但我们能确定的是自己,能确定的一点就是保持现金流。”

  微博上的“选择题”

  再看七月的微博,喧嚣稍稍转为了平静,其中一条:“当前已经步入中功率时代?一位日本大客户陆续从3535大功率切换到中功率3030,用途由室内向户外渗透,大功率芯片生存空间进一步挤压,低价的中功率性能和可靠性却迎头赶上,进一步可能是LED格局的变化。”中功率,供不应求,风头正劲,而在风光下面,应是各家暗自紧张的成本控制和价格比拼。

  另外,还有一条有趣些的,“如果给出两个选择,一个是年销售额两百万,利润五十万,另一个选择是年销售额一千万,利润五十万,你选择哪一个?你的企业又会怎么选择?”


下一条:中国研究人员研发出新型稀土LED发光材料
上一条:欧盟LED新标准9月生效 中山企业叫苦